意大利把欧洲带进至暗时刻

2020-03-12 11:14       网络整理

  意大利现在处于流行的早期阶段

  也许与武汉在1月初或中旬流行的阶段相似

  在未来1~2个月内

  他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意大利把欧洲带进至暗时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明子

  发于2020.3.16总第939期《中国新闻周刊》

  3月8日清晨,位于意大利北部的伦巴第大区首府米兰上空的乌云遮挡了连日来的阳光,最低气温下降到3.6℃,南部的罗马则开始下雨。低温且潮湿,据说是新冠病毒最适宜传播的环境。这一天,新冠病毒也开始在意大利全国93座城市蔓延。

当地时间3月9日,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在罗马基吉宫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随着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继续上升,他将签署一项法令,将伦巴第大区的红色隔离区范围扩大到全国,该法令于10日公布后生效。图为都灵维托里奥广场露天咖啡馆。

图为都灵维托里奥广场露天咖啡馆。

  截至3月9日18时,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9172例,共治愈724人,死亡463人,是中国境外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与此同时,疫情也开始以意大利为中心向整个欧洲加速扩散。有人说,欧洲已经成了湖北,而意大利就是“欧洲的武汉”。

  意大利总理孔特9日晚间宣布,将从10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封城。所有居民不得随意进出城市,除工作、紧急情况或医疗状况,出入城市须提供自述声明。同时,全国暂停全部体育赛事。学校停课时间延长至4月3日。俄罗斯RT电视台称这项举措“史无前例”。

  不过,意大利的“封城”与中国的封城并不完全一样。米兰的樱花已经开放,街头虽然没有往日热闹,仍能看到当地人悠闲地散步、遛狗、喝咖啡,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继续享受生活。“封城后餐馆、酒吧还开着,当地人照去。虽然人们不能去其他城市,但可以在本城内部走动。”旅居在米兰的《新欧洲侨报》总编辑吴杰说。

  “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为了意大利的利益而放弃一些东西。”孔特在讲话中指出,“我们现在必须做此决定,只有我们大家共同努力,适应这些更严格的措施,才能最终做到。” 此前,孔特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曾说,他自己一直在思考“二战”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话:“这是我们的至暗时刻,我们会做到的。”

  病死率创新高

  据最新数据显示,意大利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突破5.04%,全球最高,远超中国新冠肺炎的病死率2.3%,也超过了湖北省的病死率2.9%。

  面对疫情,意大利政府的动作其实并不算晚。它是武汉暴发新冠肺炎以后第一个宣布限制中国航线的国家。早在1月31日,当意大利首次确诊了两例输入性新冠病例后,总理孔特就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随后,孔特宣布暂停中意往来的直飞航班。然而,根据2018年中意往返的航班信息,约4/5乘客选择了转机航班,而不是直飞。

  “宣布了紧急状态,就给了政府在非常时期不需经议会批准即可采取临时性紧急手段的合法权力。”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意大利研究分会秘书长孙彦红解释说,这次意大利政府宣布的紧急状态,准确地说应该是“国家卫生紧急状态”。

  尽管意大利是中国之外最早采取防疫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是阻止感染的传入为时已晚,遏制措施无法阻止当地的蔓延。”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生物统计学教授本杰明·考林回复道。

  意大利的宁静终于在一个周五晚上被打破。2月21日,意大利发现了本土的“一号病人”,该男性患者住伦巴第大区的科多尼奥市,被媒体称为“社交达人”。2月14日第一次报告家庭医生症状时被确诊为流感,目前这位医生也已被确诊新冠感染。此后,该病人还传染了他怀有身孕的妻子、一名与他一起参加长跑的朋友以及三名在酒吧聚会的朋友。政府随即封锁了附近十余个市镇,约5万多居民受到影响。

  米兰Sacco医院专家2月28日组分离出新冠病毒,初步认为出现在意大利的新冠“是一个新变异的病毒”。专家组负责人马西姆·伽利对法新社说,新冠病毒在意大利正式确诊前已不知不觉运行数周,“也许1月中旬就出现在意大利半岛”。截至目前,意大利并未找到将病毒传播给“一号病人”的“零号病人”。

频道热图